永恒的瞬间

 

    我穿过世间,云梦山川,三千美景,却终抵不上与你初次相见,四目相对,只一眼,即永恒--题记
    从小便听的阿婆说,我们的故乡,在江南。江南,是文人墨客麾下流传千古的画,是乌篷摇曳粉墙黛瓦的情,亦是天南地北欲说还休的梦。那里水雾缭绕,垂柳轻拂,时有娇莺立在枝头,婉转清唱。临水小阁中,身着素衣的姑娘椅栏刺绣,偶尔歇下,并遥望远方连绵的山,似在思念未归的情郎。
    江南的一切,仿佛天生便根植于我内心中连着我的灵魂。但我出生北地,在七岁之前,从未亲眼见过江南。故而那年我随阿婆南下重返故里时,心生无比激动喜悦。
    南下路途遥远,需经历多番周折,我坐在在车厢内,时刻望着窗外的风景,从荒野到高山,从长河到森林。终于眼前出现了江南的景象,却不是我脑海中所幻想过的,我引以为豪的故里,该有的景象。
    阿婆唤我下车,叫我小心看着脚下坑坑洼洼的石子路,她提过行李,拉着我走进了悠长的巷子。四周没有造型精巧的亭台楼阁,只有的低矮朴素的民居,溪水平缓地向前流淌,他们在四通八达的河道里漫步,遥望去不见出路。一座石桥接着一座,不知过了多久,阿婆领我到河边,是要渡河。
    青苔密密地铺在两旁的石栏上,水气迷蒙,好似一层白纱遮住了河对岸的景象。听得流水声叮咚,湖面便泛起阵阵涟漪,仔细一看,原来是身长洁白的水鸟掠过湖面,溅起了水花,鸟儿飞了一阵,停在我面前的乌篷船檐上,靠着船的是位老艄公,他衣襟敞开露出浑圆的肚皮,双目紧闭着正在打盹,阿婆上前叫醒了他与他攀谈起来,希望能载我们渡河,艄公竟还记得故人,一面撑起竹竿送我们渡河,一面又与阿婆热情寒暄,他饱经风霜的脸庞上添了几道皱纹,那是他重见故人喜笑颜开的愉悦。他指着我问,可是新添的小囡,又夸说小囡乖巧文静像是个江南人,又约是怕我陌生,便说要唱歌给我。艄公嘹亮的嗓音在湖边上蔓延开来,仿佛穿过大山去的到天空,亦进了我内心深处。家乡的吴侬软语,在耳畔回荡,淳朴的乡音终是唤起了我那沉寂已久的乡情。
    这一刻,湖面上水雾渐渐散去,江南她最真实淳朴天真烂漫的模样映现在我的眼眸。她就如同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,藏在华丽的面具之下。可若非亲眼所见,怎能认识到江南之美,美在其纯,美在其真?我与江南七岁的记忆一直深刻在我的脑海中,无论后来在这大千世界万里山河我遇见了什么,每当回首之际,恍惚间,我总能看见江南立在那里笑魇如花,等我归去,一眼万年,一眼永恒。
    因为,她是我的故乡,我永恒的灵魂。

 

 
发布时间:2017-07-21 03:29:56
 
  网站申明:本站归共青团邢台市委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 昊阳基业
 
联系方式:电话 0319-3699008  信箱 xttsw3699456@sina.com
技术支持:昊阳基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[0319-3682000]

冀公网安备 13050002000221